开辆“野马”上北京 “野马汽车”四川汽车工业的骄傲
点击次数:1902   发布时间:2014-11-4 10:27:47

       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,一位精神矍铄的中年大叔跟记者比划着说,“85年,川汽就开始造车,‘野马’最辉煌的时候,在90年代初一年就能卖超过万台。”大叔眼里放着光。他就是人称“野马汽车活化石”的四川汽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工会主席王建。时光荏苒,转眼川汽已经走过三十年风雨,作为四川唯一本土车企,大多数人只听过“野马”这个品牌,究竟它是个怎样的企业,让我们随着王建的记忆,翻开川汽辉煌的过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野马”出生——绝对老资格
      北京路是龙泉驿区一条人少清静的支线,在这条路的625号院子里,树木掩映中一栋外表朴实的建筑,就是野马汽车的成都总部所在地。“85年,‘野马’品牌就已经创立,是名副其实的老资格车企。”王建一开口就流露出作为野马人的自豪感。据资料记载,早在80年代,成都各汽车修理厂就已经逐渐开始修造并举的道路,并先后推出三个品牌:主打越野和小型轿车的“野马”,主打客货两用的“白象”,主打客车的“金顶”。1988年,几个已颇具规模的修理厂整合为成都轻型汽车总厂,开始了现代化的造车之路。“当时品牌很多,但知名度最高的还是‘野马’,而且它还是国家免检品牌。所以后来我们就选择‘野马’作为核心品牌来发展。”王建的话道出了“野马”的由来。

野马汽车的老车型

上世纪九十年代野马汽车在敦煌参加拉力赛


        “野马”驰骋——进京推荐产品
        “90年代初,市场对汽车的需求量很大,尤其是全川各地公检法单位,都以拥有一辆野马汽车为荣,当时野马厂门口每天都有不少单位来排队购车。”说起“野马”汽车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光,王建笑了。“在清江东路以前有个野马大厦,就是专门为了安排接待等待提车的各单位人员而建的,里面的房间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天天爆满。”记者发现,除了在四川市场的绝对主导地位,当年野马汽车还畅销全国。1994年10月,“野马汽车”系列产品被授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5周年四川省进京推荐产品。王建当时作为野马汽车的技术代表,时常赶赴北京交流学习,他回忆到,“因为当时本地的配套很不完善,我们就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,经常去北京学习先进技术,购买先进设备,所以我们的产品相比其他同类产品不仅便宜,质量又好。”就这样,“野马”的日子越过越好。
        “野马”掉头——重上轨道
        “90年代初是效益最好的时候,年销量近万台,是全川前几名的纳税大户,企业福利待遇也非常好,‘野马’成了许多人挤破头都想进来的好单位。”王建对记者说道。就在“野马”最风光的那几年,国内汽车企业已经开始尝试走合资之路。“‘野马’也谈过合资,当时丰田、马自达、双龙等国外车企都来谈过,员工们也希望合资能让‘野马’再上新台阶,但囿于种种原因,合资最终没能谈成。”
        随着市场的变化,再加上合资车企的冲击,1996年,“野马”开始走下坡路,销量减少,大量技术人才流失,使这匹曾经驰骋巴蜀,畅销全国的“野马”终于放慢了脚步。直到2002年,“野马汽车”由全国民企500强——四川优德体育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实施整体兼并重组后,才又重新焕发活力,踏上新的征程。
        从老川足到新川篮
        野马汽车展现进取精神
        10月29日上午,2014-2015 CBA四川男篮新赛季发布会在成都召开,发布会上,四川(野马)汽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宣布成为四川男篮2014-2015赛季的冠名赞助商。从20年前赞助老川足到今天赞助新川篮,野马汽车始终保持着对四川体育事业的热心关注,不仅展现了企业积极进取的精神,而且拉开了野马汽车新品牌战略的序幕。
        二十年如一关注四川体育
        20年前,当时风靡全国的野马汽车就倾力赞助老川足征战甲A,在野马汽车珍藏的一张1992年发行的足球彩票上,记者发现了余东风、马明宇、魏群、彭小芳等曾经耳熟能详的名字。“野马汽车始终关心四川体育,过去如此,现在如此,未来也不会变。”野马汽车董事长黄勇表示。
        新赛季,四川男篮将更名为“四川野马汽车队”。新赛季宣传片也特意命名“万马奔腾”,彰显了球队本赛季的目标——从一匹小马驹蜕变为一匹千里马。
       用3年时间重树野马形象
       在引入了慈世平等NBA巨星后,四川野马汽车队新赛季有了更强劲的动力,但队伍CBA经验不足,队员磨合等问题也是严峻的挑战。与川篮一样,当今SUV市场对于野马汽车来说,既有挑战,也有机遇。目前,野马汽车在全国有近200家经销商,但是品牌知名度始终未能跟上,黄勇在发布会上也表示“要用3年时间将‘野马’打造为全国知名品牌。让‘野马汽车良心质造’的品牌理念能广为人知,深入人心。”这次冠名四川男篮,也是吹响了野马汽车新品牌战略的号角。 (华西都市报记者 胡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