统一布局 扩大产能 整车配套 强势崛起 绵阳欲建四川第二城
点击次数:1523   发布时间:2017-2-16 15:59:36
        四川日报讯 2月10日,位于绵阳高新区辽宁大道旁,中国重汽绵阳专用汽车有限公司车间里,流水装配线一片忙碌,“我们还有500多辆订单没有交付,现在工人正加班加点干。”公司副总宋相强告诉记者。
        同样的生产场景也出现在辽宁大道两侧的野马汽车、华晨汽车等众多整车及零部件企业里。从汽车零部件企业为外埠企业配套,到整车和零部件企业集中集群发展,绵阳汽车产业正孕育质变,“十里汽车城”轮廓初现。
        2月7日,绵阳市政府专题研究绵阳汽车产业园发展战略规划有关事宜,雄心难掩:到2020年,绵阳汽车产业园形成整车产能40万辆,总销售收入390亿元以上,剑指四川第二大汽车产业基地。
        汽车产业强势崛起,绵阳底气何在?又如何闯关?
        统一规划调整布局 打造“十里汽车城”
        去年12月22日10时许,随着一辆挂红的金色蒂阿兹SUV从生产线上缓缓驶出,标志着绵阳汽车年产量突破10万辆。目前,绵阳已形成生产发动机总成、转向器总成、传动轴总成等规模以上汽车零部件企业50家,生产轿车、SUV、轻卡、皮卡、重卡及新能源汽车等整车生产企业3家。
然而,制约绵阳汽车产业的一个现实问题不容忽视;初期粗放发展,产业缺乏统一规划,布局分散。同时,近年来,各地争相发展汽车产业,竞争激烈。“如果不从产业的差异化上选准切入点,整合全市汽车产业链资源,绵阳就有可能在与周边省市的同质化竞争中处于被动。”绵阳市经信委负责人不无担忧。
        实现全市汽车产业“一盘棋”发展显得迫在眉睫。2015年12月,绵阳市政府批复同意在四川安县工业园区设立四川绵阳汽车产业园,整合安州区、高新区、经开区现有汽车整车及零部件产业基础,打造四川汽车第二城,今后凡是与汽车产业相关的企业,都统一入驻从高新区至安州区的辽宁大道两旁。
        华晨集团按照“北有沈阳、南有绵阳”的“双核”战略布局,在绵阳建设华晨汽车南方基地,打造完整汽车产业链。华晨汽车决定将普明工厂整体搬迁至花D工厂旁,新建15万辆整车冲压、焊装、涂装、总装厂房及汽车研发中心、物流等辅助设施。同时,改造花D工厂生产线,将花D工厂整车产能从5万辆提升至10万辆。而整个华晨汽车南方基地年产能将提升至25万辆。
扩充产能的同时,各整车企业也在不断加大技术研发创新。野马汽车重金从全国知名汽车企业和韩国招聘了200余名高水平研发人员;华晨汽车南方基地通过引进吸收德国宝马先进的发动机技术,不断提升自主创新能力。
        随着各整车企业布局的完成,绵阳汽车产业前景可期。
        围绕“新、乘、智、专” 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
        在绵阳街头,30辆新能源公交车成为城市的风景线,而这些由野马汽车研发制造的公交车上,装配的电池为绵阳力神公司生产,导航使用的则是九洲北斗导航系统。
      在传统能源汽车竞争日益白热化的今天,绵阳汽车产业发展的“窗口”在哪里?重点围绕“新、乘、智、专”,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,形成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技术和行业品牌,走出一条具有绵阳特色的差异化发展之路。
    2014年底,具备年产12万辆新能源及传统能源乘用车的野马汽车绵阳生产基地落成。去年,绵阳野马汽车生产整车超过3万辆,今年冲刺6万辆。
    今年春节前,野马汽车绵阳生产基地拿到了国家工信部批复的12万辆新能源及传统能源乘用车的“准生证”。今年,野马汽车与北京中能东道集团合作,生产一次充电可行驶350公里的新能源汽车。“目前220辆SUV已交付,今年计划生产5000辆新能源汽车。”基地负责人何茂华告诉记者。
        去年2月,国家开始在部分省试点皮卡车进城。这对以生产皮卡为主的华晨汽车南方基地花D工厂来说,不啻为一个好消息。“这个试点有望在全国推广,将释放出极大的市场需求。”华晨汽车绵阳南方基地负责人王运先很激动。
        近年来,全国“治超”力度不断增大。“以前可以载重40吨的六轴车,现在只能载34吨了。这就释放出了100万辆重卡汽车市场。”宋相强说。
作为中国重汽布局西南和广西的生产基地,中国重汽绵阳专用汽车有限公司面对西部地区竞争激烈的重卡市场,将产品定位于专用车市场,产品结构实现了由单一工程自卸车向混凝土搅拌运输车、冷链车、市政环卫车、油罐车等专用车转化。公司正在研发道路标线清除车,以此作为拳头产品在全国打响绵专金牛专用车品牌。
        主动融入“一带一路”,目前,绵阳野马汽车与伊朗经销商签订了6000辆的乘用车订单;中国重汽绵专公司以缅甸、老挝、越南为重点区域,订单量稳定提升;华晨汽车南方基地的金杯系列皮卡在老挝、伊朗、埃塞俄比亚等国家站稳了脚跟。
以整车为龙头 补齐配套产业链
       2月10日,野马汽车新能源汽车配套产业园主体钢架已完工,投用后计划引进配套企业150家以上。“一辆乘用车整车有两万余个零部件,我们很难在周边找到配套企业,从外地采购就摊高了我们的制造成本。”何茂华说,“配套产业园建成后,整车成本可降低10%左右。”
        宋相强也深感配套之难。“为我们配套的厂家大部分在成渝两地,驾驶室总成甚至从山东运来。”宋相强说,与重汽山东总部相比,绵阳生产的卡车配套成本要高出6000元左右。“去年,我们虽然盈利了800余万元,如果配套能够本地化,我们可以增加约2000万元的利润。”“配套难成为制约绵阳汽车产业发展的瓶颈。”安州区副区长任文治介绍,与其他地方相比,绵阳是先有汽车零部件企业,但这些企业主要为外地配套,相互间产品关联度低,无法在产品附加值更高、技术含量更高的关键总成领域形成聚合,并且存在一定程度同质化竞争。
这种情况正在改变。
        绵阳野马汽车去年产量突破3万辆,这让江苏盐城的一家汽车保险杠企业看到在绵建厂的可能。通过前期对接,企业决定与野马汽车共建生产线。2月9日,何茂华迎来了对方派来的总经理,“争取今年7月建成投产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们产能达到8000辆以上,基本上就能支撑配套企业入驻。”宋相强说。2016年,企业销售卡车3100多辆,产值10余亿元。今年,企业计划销售卡车6000辆,这让宋相强看到了建配套产业园的可能。“我们计划在厂房旁建一个200亩的配套产业园,引进10家以上的配套企业。”
         2014年6月,宝马集团百年历史上首次授权体系外企业生产宝马N20发动机。2015年6月,宝马集团授权新晨动力生产王子发动机。围绕新晨动力的发动机总成,一批汽车零部件企业正在聚集。